当前位置: 首页 影视分享 正文

经典老电影推荐《变种DNA》,二十多年前的科幻恐怖片你想看吗?

《变种DNA》(Mimic)这部片子也是很早以前的老电影了,为什么突然翻出来看?一位网友不久前才因为谈到导演吉勒摩戴托罗〔Guillermo del Toro〕而提到这部老电影,吉勒摩戴托罗的新片大家应该都很熟了,包括《地狱怪客》〔Hellboy〕系列和《羊男的迷宫》〔Pan’s Labyrinth〕,都是相当有风格且出色的作品,而《变种DNA》虽然题材比较传统美式惊悚恐怖,但因为是吉勒摩戴托罗,也让我很好奇,他拍起这类题材会来是什么样子。

《变种DNA》是一部科幻恐怖电影,影片有个地方很有趣,这是一个照理讲影评会憎恨观众会叫好的怪兽电影,不过事实却相反,这部老电影是影评爱不释手(甚至有人用Alien比喻它),观众显得反应冷淡。

说真的,我实在不能对《变种DNA》跟《羊男的迷宫》产生联想(汗),你能想像拍出这样惟美电影的导演去拍巨型拟人蟑螂吃人的科幻恐怖电影吗?至少我不行。

《变种DNA》电影截图

先说说我看完唯美导演拍蟑螂吃人的科幻恐怖电影的感想:恶心。

《变种DNA》真的让人非常不舒服,而这种科幻题材的恐怖电影,要拍得好,就是要让人不舒服,所以就这一点来说,《变种DNA》完全达到了它的效果。但娱乐方面如何呢?只能说,如果你很讨厌蟑螂(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类应该都讨厌蟑螂吧?),这部老电影,会从头到尾都让你浑身不自在,这是一种蛮难过的感觉,也实在不能怪观众不给好评,不舒服就是不舒服。

撇开人类的七情六欲来说,吉勒摩戴托罗在制造不舒服的能力上,并不输给他制造唯美的能力。但在剧本上,有一些尚可再加油的地方,因为《变种DNA》仍脱离不了传统美式娱乐电影的可预料感。

为了阻止一种无解药的致命儿童疾病漫延,蜜拉索维诺〔Mira Sorvino〕饰演的科学家发明了一种新物种来抗衡。几年后,这物种突变了,而且不像忍者龟突变之后那么可爱,是变成恶心至极的超级大蟑螂,于是她和她的老公杰若米诺森〔Jeremy Northam〕开始在地铁底下找寻…

《变种DNA》电影海报

前面提到的可预料,包括这种“发现以前所不知道的生物”型电影所必备的:一些受害人和一组冒险人马。

一些受害人通常是中下层的人,活在社会的角落,不见了也不会有人去找,他们最容易成为电影一开始的屠杀目标,让观众知道有可怕的东西躲在暗处。接下来,就要设法凑齐一组冒险人马了,电影会无所不用其极让各式各样的人会合,比如找失踪孩子的擦鞋老人、地铁的警察等等,他们都会因为某些因素,而和科学家们变成一个团队,这样冒险比较有看头,因为等到需要分工合作的时候,就可以派不同的人到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这点在《变种DNA》也成真了。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会死,死的当中又有一些是壮烈牺牲,这也是必要的,男主角的命运不一定,但女主角和无辜儿童通常是存活率比较高,一般配角则是死亡率最高的族群。

所以,《变种DNA》有很多让观众熟悉的元素,你以前可能也看过类似的电影,不见得是找大蟑螂,可能是找外星人、找异形等等,有的在太空中发生,有的在地洞里发生,有的在深山里发生,这部片子,在地铁下水道发生。而且,过程也大同小异,就是片中的角色们,不断地朝以前没去过的地方迈出脚步,每一步都很紧张,观众也要跟着紧张,有时还硬是要把手伸到看不见的缝或是空间当中,或是看来死的东西突然又会动起来,这几点是最标准地制造气氛手法,没想到《变种DNA》也是用了好几回。

在这基本面的创新度上,《变种DNA》也真的只是 mimic 而已(注:mimic 就是模仿的意思)。

大部分的时间,角色们都在一直摸索,一直处于紧张状态,观众也一直跟着紧张,说不上有什么剧情,总之就是会找到一票大虫子,有些人要惨死(通常都是那些落单的人),最后还得设法消灭它们。

明明,《变种DNA》被摊开来检视之后,会觉得实在没什么,可是在看电影的当下,又会停不下来,一点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同样的内容,有导演可以拍得很通俗,也有像吉勒摩戴托罗这样的导演,可以把该要传达给观众的恶心和不安(尤其是恶心)很顺利地传达出来。吉勒摩戴托罗也有他独特的一套,比如说有一个角色,在爬出一个地方时,下半身被攻击…但吉勒摩戴托罗完全不让你看到血肉模糊的那一端,他只拍摄角色完好的上半身和他的表情变化,这种心理上的情绪制造,帮助增加了观众对恶心的敏感度。除了心理层面之外,吉勒摩戴托罗也会适时不断丢出很实体层面的恶心,比如生蟑螂片(和生鱼片做法类似)、黏液、昆虫拍翅膀的声音等等。许多恐怖惊悚片的恶心,会来自人被搞到烂掉的过程和…残余物,《变种DNA》倒是在这方面有所不同,因为它更多的恶心是来自蟑螂本身,这种小只就已经极度不讨喜的生物,放到比人还大之后,还有幼虫、成虫可以解剖,还要看它们的内脏,火上加油,如果这片子有IMAX的3D版,只怕电影院每个座位都要附呕吐袋才行。

老电影《变种DNA》画面

除了这些内容,《变种DNA》在环境的搭建上也很棒,一切都在地下发生,吉勒摩戴托罗把每一个地方都拍得好难过,又湿又脏又黏…每一个场影都让人连踏都不敢踏进一步,如果你是在外面内急,看到很脏的公厕会皱着眉头捏著鼻子几乎不太敢看只想快速完事的人,那《变种DNA》…应该可说是点中你的死穴了。

想想二十多年前就能拍出这种催吐的科幻恐怖电影,吉勒摩戴托罗也确实有他的一套。

另外,《变种DNA》这部老电影的背后,有一些有趣的议题,人类一直是能够超脱食物炼高高在上的万物之灵,但若有一天,真的出现了捕食人类的生物,且非常难消灭(比如说打光了两个弹匣还打不死),会是怎样的情况?当然这种题材的电影也很多了(且都会有很老套的标语叫 when the hunter has become the hunted…),基本上人类被杀的电影都不出此范围,只是《变种DNA》把物种的进化多做了些文章,我们自己创造出自己无法控制的怪物,破坏了大自然的平衡,越了级别,自食恶果。

老电影《变种DNA》海报

《变种DNA》在片中确实有安排一个人物来执疑这种正当行为,也有在电影的过程中让这位角色和蜜拉索维诺稍微有些讨论,只是实在太蜻蜓点水,淡化掉了,让电影到最后,重点还是享受这紧张的“找蟑螂、被蟑螂追杀、杀蟑螂”过程而已,如果你就是要看这个,《变种DNA》是个好选择,如果不是,那…可能只会留下满脑子的大蟑螂残像。

对于这部老电影我不敢乱推荐,以免造成部分网友心理上的困扰。不过,真的想要恶心一下的人,可以试试让他看《变种DNA》。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