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动漫分享 正文

如何评价JOJO系列漫画《JOJOLION》 荒木飞吕彦的十年里程碑

jzhonker |

“这是一个关于解除诅咒的故事。”

荒木飞吕彦的 JOJO 系列漫画第 8 部——《JOJOLION》——在今年 2021 年 8 月终于迎接完结篇。这一部从2011年以来,已经是 JOJO 系列漫画连载时间最久的一部,这整整十年来对于荒木飞吕彦来说,都是作为一个漫画家的里程碑纪念:举办了首次个人原画展、JOJO 系列累计发行一亿册、拿下日本文化厅奖项、改编 TV 动画版的问世,凡此种种皆是荒木与 JOJO 系列用时间累积的开花结果。尽管如此,耗去十年光阴所创作的第 8 部《JOJOLION》,得到的评价却是相当两极。

《JOJOLION》已在 8 月 19 日发布最终话。图:集英社

《JOJOLION》开卷即向读者阐明主旨,本作将围绕在“解除诅咒”的主题上。什么样的诅咒?如何解除?自从第 8 部连载开始后、揭晓故事舞台将重回到久违的杜王町,《JOJOLION》就以这样的谜团起步,试图勾起读者悬念、揭开最终真相。而杜王町的故事背景,除了是以荒木本人的老家仙台为蓝本之外,对于孰悉系列作或喜爱第4部的读者来说更是惊喜期待。

这样的首尾连结的手法,是荒木从第 7 部《飙马野郎》开始的作风(开场与结局时,主角乔尼自述:“这是关于我向前迈进一步的故事……”),然而笔随心走的荒木,其实没有特别善于经营故事结构,这也是历经十年时间终于完结的第 8 部,最为读者所困惑不解、甚至索性弃追的要害:《JOJOLION》的故事淹没在一层又一层的悬疑、一场比一场节奏漫长的战斗,似乎欠缺“JOJO感”而令人感到不知所谓。

作为一位 JOJO 读者与爱好家,我也很诧异于这十年来日本读者对于第 8 部的两极评价,出现像是“非常无聊”、“JOJO史上最失败作”等严酷评语。但相反的,仍有支持者极力拥护,赞美第 8 部是“系列集大成”,甚至与负评完全相反的认为“第 8 部充满着JOJO感”。读者的感受彼此相去甚远,或许正也是 JOJO 各部迥异的魅力所在,读者到底喜爱哪一部是个人偏好问题,不过平心而论,我们可以用怎样的角度看待《JOJOLION》?回顾这部因日本 311 大震灾而激发创作灵感的作品,在荒木飞吕彦的漫画生涯里又该如何评价?

(以下涉及剧情,读者请斟酌阅览)

JOJOLION:超克灾难的福音

《JOJOLION》从 2011 年 5 月在青年向的漫画月刊《Ultra Jump》连载。荒木结束一部后接续执笔下一部的间隔不长,实际上第 7 部在 2011 年 4 月完结之后,相隔一个月就展开新故事。然而就在第 7 部飙马野郎的尾声,日本正经历了严重的 311 东日本大震灾,惨绝人寰的灾情景象冲击日本人的心灵,而荒木飞吕彦的老家宫城县仙台也是被灾地,荒木后来更在东北地方新闻《河北新报》的专访中说:

“从江户时代至今传承 14 代的荒木本家,也被海啸冲走了。回忆里的风景就这样消失,感到十分冲击。”

这篇以“311 与艺术”为题的专访,荒木将自己的漫画作为一种灾后的祝福,“于被灾地描绘人间赞歌、带给读者勇气”。这也就是为什么第 8 部将故事舞台搬回以仙台为蓝本的杜王町、以及为何主标明称要把 JOJO 加上“福音”的概念(~lion,原典为拉丁语的Evangelium),全篇故事的开场,也就明白设定是从 311 地震之后开始。

图:截自《JOJOLION》官方试阅第一集/集英社

其实 311 震灾确实对日本漫画有极大的影响,与震灾有关的创作、因震灾而刺激的灵感、或替震灾纪实、或回忆与疗伤之作,在这灾后十年甚至已经可以独立出一个类别。从 311 震灾漫画的脉络来看第 8 部,就不难理解漫画的剧情与角色构成,以及结局所强调的“GO BEYOND”,如果浓缩第 8 部的故事线,统整剧情文本反复出现的关键词,就可以把原本看似复杂难解的《JOJOLION》理出头绪——

“震灾”后的“异象”改变了杜王町,
“丧失记忆”的青年定助,要寻找活下去的意义,
其拥有的替身能力是“夺走”某样事物,
在地“家族”的血缘“羁绊”、亲情背后的“隐瞒”
为了克服“诅咒”般的遗传疾病,跨越苦难而伴随的“收获”与“代价”
神秘果实洛卡卡卡的“等价交换”,也吸引了众人的“贪欲”…

围绕在“诅咒”的题旨,第 8 部的视角紧紧跟随失去记忆的定助而展开(第 8 部主角定助的战斗场面比例非常之多),经由一场又一场的替身战斗,像拼拼图一般将整个《JOJOLION》的谜团揭开真相。单就字面描述,似乎感受得到 JOJO 风格、脉络也直观清晰,但为何第 8 部的评价却是正反两极?与过去相比,《JOJOLION》风格确实有些不同以往的尝试。

有4颗蛋蛋的定助:集大成或失败作?

本作的主角东方定助有 4 颗蛋蛋。这个序章人物设定的惊奇度,大概不下于第 6 部徐伦在监狱自慰(而且是在少年漫画JUMP)。照荒木的创作惯例,每一部不只是画风会逐渐转变,也会刻意作一些新的尝试,第 8 部对于“性”的描绘明显增加,诸如女性裸体的展现、刻意强调的乳房、或是透龙与康穗谈论性经验的对话,诸如此类确实是荒木刻意为之,但性的描绘虽然构成了一部分本作的特别气息,却没有因此让人物变得更为立体。

荒木在画第 8 部的前期曾说,这一次想挑战的另一个主题是“家族内的悬疑”,也就是故事里作为核心的东方一家。其灵感来自 1980 年代的电视剧《家政妇的见证》(家政妇は见た!),这种类型剧是以家庭帮佣的角色,旁观豪族家庭的勾心斗角与血缘纠葛。而从第 8 部东方一家的出场、家政妇虹村小姐的设定,可以找到设计的初衷。

只不过从过去系列作来看,荒木其实不那么擅长处理太过复杂的角色人际关系,当人物一多时,往往出现吃书设定的矛盾、戏份比例失衡等等,而本回在第 8 部中的问题也是如此,加上东方一家虽然各自的角色设定有趣,但故事结构里的互动略嫌不足,在各自有如单元剧的事件与战斗后,这些角色与情节似乎没有办法随着主角定助而彼此产生更多连结,看不到角色的变化成长曲线,对于读者而言也就难以投射情感与认同。

东方一家。图:集英社

例如荒木在序章试图多一点情色描绘的东方大弥,在替身“California King Bed”之战后几乎没有角色表现空间,或是进入岩石人集团的篇章后的大姐东方鸠、或是戏份较多但变化却少的东方常秀,以及较可惜的是扮演结局关键的东方花都,从第 8 部一路走来比较像是将各自已完成的拼图重新组合,而非过往系列作的公路型安排。

由此衍生的问题,是第 8 部明显欠缺过去 JOJO 系列的“名台词”、“名场面”、乃至于印象深刻的“JOJO立”。被视为系列作特色的名言金句,第 8 部留下的印象微乎其微;同时主要敌役岩石人集团,除了种族设定的趣味性之外,较难能找到过往那种即便是过场敌人、也能有精彩印象的桥段。尤其是最终魔王——透龙——恐怕是历代 BOSS 人物中最为扁平的一位。

要做成《家政妇的见证》这样类型剧的前提,是需要细腻的人物关系与架构,就整个第 8 部的表现来看,很难说荒木成功塑造一出家庭亲族的悬疑剧。加上战斗场面无论是页数、连载回数的节奏拉长但剧情却推进缓慢,趋于复杂的设计,让这部剧情慢热的 JOJO 显得有些欲振乏力之感。这也就是为什么有所谓“失败作”之说,甚至透过日本搜寻关键字时,ジョジョリオン后面连缀的词汇常常是“无聊”(つまらない)。

但第 8 部真的一无是处吗?如前文所述,放回 311 地震的脉络来看,《JOJOLION》仍是颇具巧思的作品。复杂抽象而悬疑感加重的战斗与情节,反而也是一些 JOJO 迷支持的集大成之处,荒木钟爱的各种西洋恐怖电影式表现、诡异与血腥交织的场景,或许更胜以往。

此处也不得不提,第 8 部有几个战斗场面可谓匠心独具。例如定助与东方常敏以替身能力进行“斗甲虫”的超迷你对战,微乎其微的日常系战斗,却能透过台词气氛、画格节奏安排来营造紧张感,是值得一读的场面。另一个则是与透龙的漫长决战,面对“灾厄”能力的抽象对决中,将场景限缩在一个小小的医院房间,进行“被动式”的最终对决;若要挑一个名场面的话,定助坐在房间椅子上的冷静等待绝对可以入选。然而对于习惯少年漫感的读者而言,这场不够直接痛快一目了然的魔王战,可能较难以共鸣。

图:截自《JOJOLION》官方试阅第九集/集英社

最终战从医院房间又延伸至东方家,击倒透龙之后透过画外视角一幕幕呈现东方家的破败残骸、家族丧生的崩溃景象,不难理解荒木在此处的安排,呼应现实世界的 311 震灾冲击,也回答了荒木自己的困惑,“在破败中看见希望”。定助在决战逆转时所说的“GO BEYOND”,是对不知道该以何身份活下去的定助自己、是对解除诅咒的东方一家、也是对读者与受苦者的告白。

荒木飞吕彦JOJO漫画里程碑的十年

无论读者喜欢与否,《JOJOLION》仍然是荒木飞吕彦漫画生涯中有里程碑意义的一部;第 8 部连载的这十年,可以说是荒木与 JOJO 系列的成就和意义非凡的十年。从第 8 部的起点 2011 开始,延续了先前法国卢浮宫特展的海外触角,与名牌 GUCCI 的联名合作;隔年 2012 首度举办原画展,纪念 JOJO 系列的 25 周年,往后几年之间原画展又办了好几次,也拿下人生首座日本文化厅漫画艺术大赏(获奖作品则是第 8 部)。

另一方面 JOJO 终于在 2012 年改编 TV 动画版,扣除 OVA 系列,对于老读者而言实在是睽违已久的重磅新闻,或许可以说动画版的问世正是时机,跨越了不同世代的观众得以重新认识 JOJO,在动画版都将迎接十周年的此刻,粉丝/读者的扩大就好像黄金体验一样,让 JOJO 系列萌芽更多的新生命。

值得一提的是 2018 年“荒木飞吕彦原画展 JOJO 冒険の波纹”。展览办在东京的国立新美术馆,是日本现役漫画家的第一人,也是继手冢治虫之后,第二位进入国立新美术馆办展的漫画家,颇有承先启后的历史感。荒木为了这次的展览,特别绘制了 12 幅高 2 米的展场限定原画,过程从构图、不断试错与修正、到最终完稿,荒木挑战漫画延伸的艺术性可能。

2021 年 61 岁的荒木飞吕彦迎接第 8 部完结。61 岁这个数字相当微妙——荒木活得比手冢治虫更久了,距今 41 年前的 1980 年,当时 20 岁的荒木以《武装扑克》作品获得手冢赏准入选,从手冢本人手中接过漫画赏,荒木隔年也就从《Jump》周刊出道。而被誉为漫画之神的手冢治虫,则在 1989 年 60 岁病逝。

当年荒木拿到以手冢命名的手冢赏,而在 2021 这个某种程度上超越漫画之神的里程碑时刻,日本也终于有了以荒木飞吕彦命名的“荒木飞吕彦漫画赏”,由他本人亲自评选,题材不限、自由创作,要的只有足够冲击、挑战这位不老不死人间怪才的作品。昔日的手冢治虫,也喜欢在漫画新人堆中找寻着挑战者,照手冢的性格可能是证明自己完全不会输给新世代。41 年前荒木握到手冢治虫的手,手冢告诉他:“画得不错啊!”不过事实上,当时得奖的出道作《武装扑克》,是被其他评审评为画技有点差劲的。

但手冢的肯定,大概是一种直冲荒木内心的波纹疾走,对比日后的发展,从手冢赏到荒木飞吕彦赏,漫画与漫画之间的连结、漫画家与漫画家的图像传承与再挑战,是阅读日本漫画颇具深意的玩味之处。然而荒木作画时间越来越漫长,一部比一部连载得更久,第 9 部在不久的将来就会问世,但算上荒木的年纪,说不定第 9 部会是荒木本人亲自执笔的最后一部 JOJO 了。

首部 JOJO 系列漫画授权的延伸作品会在 2021 年底发布(上远野浩平担任原作、カラスマタスク作画),集英社举办的“荒木飞吕彦赏”有望发掘更多奇才,或许我们可以期待的,不只是荒木飞吕彦的不断自我挑战,而是后来者的青出于蓝。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