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影视分享 正文

《真‧三国无双》好看吗?从“三英救董”开场,看一次失败的游戏改编电影

jzhonker |

2021年4月,由中港合资制作,改编自光荣特库摩畅销游戏系列“真・三国无双”的同名电影《真.三国无双》上映。同年7月1日,《真.三国无双》在Netflix平台独家播出,至本文截稿(8日)为止,仍盘据电影观看排行榜第一名,相较于平淡的院线票房,声势与网络讨论度可谓不低。

真・三国无双剧照
真・三国无双剧照

其实,早在5月初港台上映时,就可在网络上见到许多讪笑《真.三国无双》的评论与网友反应。比对院线票房的黯淡,Netflix的观看数红盘可能呼应网友的猎奇心态,尽管怨叹“究竟为何要看?”,但烂到深处自成奇观,进戏院一探究竟的成本太高,在家中点开,看个五分钟、十分钟可能也是消遣。网络上骂声一片,或许可见在“低成本杀时间”的影视接收部分,线上串流已与以往有线电影台有所重叠,也可期成就程度有别、效果近似的共通观影记忆。检讨、斥讽《真.三国无双》的评论,已经可见许多。本文尝试重新检讨游戏经验,回顾电影开场戏“三英救董”布局,猜测《真.三国无双》电影版在直观感受的荒唐背后,可能还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真・三国无双
真・三国无双

※※

“真・三国无双”系列游戏究竟在玩些什么呢?简言之,如同《西游:降魔篇》(2013)中的花果山十三太保一样,就是所谓“手拿两把西瓜刀,从南天门一直砍到蓬莱东路,来回砍了三天三夜,血流成河,可就是手起刀落、手起刀落、手起刀落,一眼都没眨过……”。当然,三国角色拿的不是西瓜刀,游戏本身也不见血,但意境大概可以尽之。

真・三国无双游戏画面
真・三国无双游戏画面

以2003年发售的系列代表作“真・三国无双3”为例,经典的游戏玩法,是由玩家操作的武将以第三人称视角,在关卡限定的地图上移动。地图上会有许多己方与敌方士兵遍布其中,玩家的任务是完成关卡要求的胜利条件(通常是打败敌方大将,或护送己方大将抵达逃脱地点),影响游戏进行的还会有敌我双方的士气条,随着玩家在关卡中砍杀敌兵、敌将,或完成任务的多寡增减。

“无双”的概念,则类似寻常游戏的“必杀技”。在角色的蓄力条集满之后,可以施展出持续一段时间的“无双乱舞”,除了会有特别华丽的攻击方式之外,更具价值的是可以让角色维持在一段无敌时间当中。“真・三国无双”系列的游戏特色,也常被玩家嘲为“割草”,因为敌军数量多,且在普通难度下,被玩家打击后多半会进入硬直状态,所以不仅有清脆的打击感,一场游戏中也动辄就能斩杀数百乃至一千个敌兵。

在主要以升级、寻找优质武器、附加属性攻击效果来追求更高连技段位与打击感的游戏特色之外,“真・三国无双”的另一个趣味,来自玩家操作的武将往往具有左右战场走向的可能性。游戏的基本预设是,在玩家没有积极操作介入战场的前提下,许多原本将会发生的《三国演义》著名事件,都可能会以不同的结局收场。角色行动不能单纯随心所欲,而必须配合战役关卡中本身会发生的历史事件,去左右并扭转战局。

真・三国无双游戏画面
真・三国无双游戏画面

是故,一方面是卓越动作游戏打击效果带来的快感,另一方面是左右历史、一骑当千的豪侠投射,“真・三国无双”系列虽然不能做出同公司光荣旗下战棋游戏“曹操传”等同的人物翻案情感厚度;也无法达成光荣另一款战略模拟游戏“三国志”系列的精致考究,甚至能比较演义情节与《三国志》史实情节的知识性水准,但仍有无法被取代,甚至可供大量复制、模仿、跨媒介移植的特色存在。

‬游戏为了让玩家不仅仅只是“从南天门一直砍到蓬莱东路”,“真・三国无双”的关卡设计多会仰赖地形高低、关卡门板开阖、云梯、冲车等要素,让玩家必须在打倒特定敌将、触发情节对话后才能往前推进。有时往左、有时往右,增加战场判断的乐趣。逻辑自然也跟电影中后段所谓“摆阵”不同。

※※

电影改编,或许没有必要对原作照本宣科,多有名导大破大立,以新意念翻新改编底本,成就出色电影的案例。然《真.三国无双》选择改编的是感官刺激极强的动作游戏,在故事上,却选择回头找《三国演义》旧料重搬,已无新意可言;在视听效果上,亦无做到对等置换。单就这个基准点,已经很难让喜爱动作游戏,或甚至是单纯喜爱看动作电影的观众满足。

以开场戏论,此处改编的是《三国演义》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斩黄巾英雄首立功”中,“张角正杀败董卓,乘势赶来,忽遇三人冲杀,角军大乱,败走五十余里”,关于刘关张三兄弟如何救援董卓,杀退张角,却被董卓轻视的描写。尽管“真・三国无双”电玩自然也大幅参照演义改编,但趣味自不在照本宣科,而是在不严格追寻呼应演义的前提下,让玩家自由以不同角色面对相同情境时,寻找可以并发的新意,但《真.三国无双》则显然是持本棒读,以情节思考要置入哪些角色,而不是反转操作。

林雪饰演的董卓
林雪饰演的董卓

电影开场,林雪饰演的董卓一马当先,冲入黄巾乱军之中,造型如电玩浮夸、左砍右杀,如入无人之境,听来似乎相当有“无双”精神,实则不然。为何?一来,周显扬安排董卓骑马出场,马上持刀攻击两侧,就算是在电玩中,亦只能左砍右击或单侧连击,无法有空间让角色施展华丽连击,这个出场已是先天不利,姑且只为成就一幕与游戏毫不相干,“张角派丧尸黄兵撕咬董卓,形成尸马列车”的“偷师/尸”恶趣味。

第二,开场战局,第一颗镜头就是大远景,以开放空间让两军一拥而上,正面互博,打王八烂仗,甚至还用大量镜头捕捉小兵互打情境。将视角放在战场上的士兵相搏,篇幅胜过主角的武技,这个判断就已失去原初趣味,而战场开放空间的设计,更让情节无法搬演出角色如何如电玩“过关斩将”的限缩空间感2。影迷时常会有捧起文学作品,在脑中想像“这段描写该如何在电影以调度成立?”的情结,对《真.三国无双》来说,要将电玩原初构想,如副本般的限缩空间以电影调度搬移到大银幕的尝试,恐怕便不只是失败,而是自始便未挑战。

《真.三国无双》电影中的关羽
《真.三国无双》电影中的关羽

第三,也是最拙劣处,是董卓在马上被尸兵撕咬,关羽现身救援。竟然是以CGI连段的刀气直接将小兵弹飞,尽管“真・三国无双”本就强调属性施展,神魔乱舞的仙妖乱斗,但招式的本质仍不脱打击效果。电影里关羽或吕布动刀,动辄飞天遁地,弹开数百小兵,浮夸的CGI放射已经脱离动作本质,无招式律动可看。要论浮夸表现,也无剧情支撑的风格特色。弹开小兵之后,关羽继续偷师,操作长刀使出类《骇客任务:重装上阵》(The Matrix Reloaded,2003)中殴打史密斯探员的“回旋尼欧步”,再让刘备射箭,用弓箭视角的“子弹时间”重伤张角。

古天乐饰演吕布
古天乐饰演吕布

没有战场限制、没有单镜连打、没有展演招式的紧凑感、没有固定视角,没有让观众得知角色能力限制的前提展示。没有任何限制的结果,便是一场砸钱摆弄CGI的大型闹剧。纵有从各大电影偷师的荒唐趣味,却无张力可言。

总结

看《真.三国无双》的线上讨论,观众仍普遍称道几位资深港星的选角到位,如林雪饰演董卓、吕良伟饰演袁绍,造型夸张,却能受演员气场驾驭,带来些许乐趣。之外,几乎普遍收受负评。

要论优点,或许难见。但周显扬的改编中仍有些许可能性供挖掘,曹操与吕布“飞马追逐”,从屋顶追到树林,如飞车般律动,像是卢贝松电影的浮夸动作美学,若做成喜剧,可能会有笑点。另外,刘备不讲治理,反而能使剑与张角、曹操等人剑斗,“伐贼不在人多,在忠勇之心”之类的反常宣称,有些时刻会以武侠片中的豪侠形象,破碎地闪回观众面前,挖掘类型趣味,可能都只差上一步。

又或者是,《真.三国无双》电影叙事中其实有双雄片型设定,刘备与曹操,前者为了扶汉,城府深,在群英斗华雄时阻止关羽率先出击,显见可以不择手段;后者则不在意汉室,但其实心系天下苍生,误杀吕伯奢一段也表现情深意切。如此双雄对照,若能更操心于故事张力,是否反而可能找到时代意义,或至少是作者个人言志角度?或其实如此这般,已是极限?对于未实现的可能性,或许只能留在猜测阶段。

“真・三国无双”系列,其实常因游戏在寻常难度下不重视操作技巧,纾压形象大过游戏质感,而被玩家轻贱。但是否这代表《真.三国无双》种种在改编判断上的不花心思,就有先天屏障,可以漫天诠释?或许这样的轻率改编,只是反过身,将笑话还给自己。


声明:原创文章请勿转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